教师风采

诗人海子与他的父母及祁门(凌亮)
时间:2015-09-07 20:15:10 字数:2355 来源:好作文网 作者: 点击:1951次
在诗歌的帝国,海子一直活着……

大约在2006年的秋天,我在当地一名公安人员的博客里看到一篇与天才诗人海子有关的文章,其中描述了海子的父母曾经在祁门生活过五六年。那段描述发生在特殊年代心酸的文字,今天读来仍让人唏嘘不已。特别是海子聪颖美丽的母亲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之后,便有意识地留心与之相关的信息。比如,我的一位同事和海子就是老乡,而且同姓同龄,在语言表达方面似乎也与众不同。还有我的三姐夫和海子的母亲操采菊也是老乡,而且同辈。于是,有关海子父母在祁门的文字在我心里悄悄孕育,我希望某一天能去海子的故乡高河査湾看看。看看这位天才诗人笔下的麦子、土地、母亲、村庄、月亮、桃花、河流……

  

    2015年4月11日,“祁门人网”论坛上有位网友发了一篇想寻找海子母亲当年在祁门历口的一次文艺演出中获奖照片的帖子,我悄悄记下,然后托人打听了几次,可惜至今尚未找到。7月31日,同事因陪儿子去怀宁参加单位招聘考试,他邀我下午一同前往,我犹豫着答应下来。然后匆忙买了一点祁门红茶和绿茶,以聊表心意。但一脚踏上驶往高河査湾的旅途,我担心在海子父母面前说起我是祁门人来看望他们时,内心的忐忑与到访的唐突是不是如这六月燠热的风浪,一波一波让当年在祁门充满心酸与难堪生活的他们感到无尽的忧伤,甚或再揭伤疤的旧疼?毕竟那段岁月是他们人生中一个不愿再提及的暗影。在临出门那一刻,我还是犹豫的,我怕我的到访会伤害到两位年逾八十的老人。

  

    稍微有些庆幸的是,接待我们的同事的堂兄在晚宴上说起他和海子的大弟弟是两姨夫,这一层关系似乎减轻了我第二天上午拜访的担忧。第二天一早,我们从县城出发,大约二十分钟就到了海子的故乡査湾。我们并没有先去看望两位老人,而是先去了海子的墓地。我之所以选择先去海子的墓地,是不想到时让海子的父母提出带我们去他的墓地看看。

  

    海子的墓地在一座山岗上,用燎原教授的话说,“实在是一个能以最优美的乡村景致,给灵魂以迷醉的地方”。海子身前无数次在诗歌中谈到死亡,并竟然多次预言了死后的归宿。虽然葬在故乡山头的乱坟岗,但那约有半个足球场面积大小的松树林台地,是一个可以尽揽周围村庄和田园景色的观景台。季夏时节的山岗,草木葳蕤,星星点点蓝色、白色的野花圣洁而有精神地开放着。白花花的太阳打下来,林地上瞬间流动着灼热让人难耐的地气。墓地前方右侧有一个颇似“海子”的泛着亮光的不算小的清澈的水塘,四五个村妇在水塘一角刷洗衣物。那一刻,让我想起头天晚上在旅店里读到的海子的诗:“母亲你去休息吧/山坡上伏着安静的儿子/就像山腰安静的水/流着天空……”海子墓地的景色与这诗句多么吻合。这是谁的安排?是诗歌女神,是海子的家人,还是海子自己?当我回来认真读完燎原教授的《海子评传》,为海子最后选择这种“形而上”的“适时而纯洁的死亡”仿佛是天才式人物一种命定的结局而仍然无法在心里获得释然的时候,还是海子父亲査振全老人在谈到儿子之所以走到最后那一步的一句话给我些许安慰,“海子太孤独了”。是的,无论是世俗的爱情、生活,还是高贵的诗歌、才华,海子都品尝到最热也是最冷最寂寞的孤独,最终在自己构建的诗歌王国里“精疲力竭”,“沐浴在天堂之光中与现世和解”。于是,他举着自己的灵魂提前回到故里,“他在黄土之下环抱着永恒的黑夜”……

  

    海子英年早逝,他留下了优秀的诗歌。但让我们感到黯然神伤的是,我们在阅读海子高贵的诗歌的同时,而海子年迈的父母却在黑夜里咀嚼失去海子后带来的沉重的悲痛。我如果不是看到论坛上那个帖子,从中约摸感到二老历经沧桑后对人生过往的淡看或有了坐看云起的胸怀,或许这次仍然不敢成行。因为在我看来,无论在何时拜访一位早逝人的亲人,究竟无法回避忧伤一类话题。尽管我和两位老人及海子的弟弟、侄子、侄女交谈中没有提及一次“海子”,但我从海子母亲片刻的沉默中还是感受到了某种难言的悲伤,依稀望见稀薄的泪水从她老人家干涸的眼角渗出。我为自己这次冒昧短暂的拜访感到难过。一段普通人的平常历史真的需要我用文字来记录么?如果有一丝伤害,这都是极大的不尊和不敬。

  

    在和海子母亲的交流中还得知,他们1956年至1961年在祁门工作生活回到老家后,海子的母亲过了几个月又再次来到了祁门,这一次她没有回到历口,而是在我家乡小镇的大洪林场做了食堂保管员,大概做了一年多时间。她说记不太清楚了,她说这次要是不回来就好了。回来后,我去林场寻访了当年和她在一起的老人,他们说记得。采菊人瘦瘦的,模样好,平时没事的时候还哼哼黄梅戏。其实就在之前历口做拣茶工期间,她被推荐参加了全县的文艺演出,一曲黄梅戏为她赢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很遗憾,当年她演出的照片我没有寻访到。在我镜头前留下的是一个瘦小的,有点驼背,但看起来无比圣洁坚强的诗人的母亲。沧桑的容颜背后有多少忧伤镌刻在心里,我怎不明白?海子父母在海子故居每天与这个诗歌“王子”的儿子明冥两界默然相守在一起。熟悉的陌生的海子的读者来了又走了。海子活着,正如海子写下的诗句:“春天,十个海子全部复活。”我相信,海子在二位老人的心中一直活着;在诗歌的帝国,海子一直活着……

 

top>>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共有0人参与评论
18725597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