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风采

走进奇岭(水墨江南)
时间:2015-09-07 20:04:28 字数:1974 来源:好作文网 作者: 点击:2043次
缘于这份久违的宁静、祥和,奇岭-----一个名不经传的古村落就这样从容不迫地走进了我的内心深处。

 

 

 

上周末,应县作协邀请去了一趟溶口乡的奇岭村参加采风活动,回来后脑海里便不断浮现出这样一幅清晰的影像:雨后初晴的上午,一位年逾六十的老妪安详地静坐斑驳的老屋前,将一个陈旧的竹筛置于双膝之上,一双布满岁月沧桑皱纹的手在不停地挑拣着干瘪的干豆种子,明媚的阳光柔柔地洒在她的身上,一切是那么的温暖、宁静,她多么像我那慈祥年迈的母亲!缘于这份久违的宁静、祥和,奇岭-----一个名不经传的古村落就这样从容不迫地走进了我的内心深处。

 

图片
    从溶口乡政府出发,沿着崎岖的山路辗转驱车二十余里驶进大山深处,便来到了奇岭村。这个有七百多人口的古村落始建于唐朝永贞年代,有着千年悠远的历史。它静卧在大山的怀抱,绵延数华里,一条清澈的奇河如同一条纤细的玉带穿村而过,妩媚妖娆,流向远方。

 

 


    在村口迎接我们的是一座古朴的廊桥
-----会源桥,它和村子中央的聚秀桥、奇源桥一样,皆是单孔石桥,均由一块块青石堆砌而成,千年来虽经河水的冲刷洗礼,依旧岿然不动,牢固支撑起矗立在桥面之上的文昌阁,它约有两层楼高,既可为石桥遮风挡雨,又可供路人休憩、,尽管如今里面的横梁、木柱修葺一新,但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壮观和威严,不过我们仍能从斑驳的粉墙,高挑的四角飞檐,圆形的防御方孔寻找到历史沧桑的痕迹,也仿佛看到了郑氏先祖们当年功成名就,光宗耀祖的辉煌岁月,然而一抔黄土掩盖不住风流,他们照样无法摆脱宿命的安排,终究要融入历史的尘埃,遗留给子孙后代无尽炫耀的荣光。

 

 

 在会源桥的斜对面的山坡上,挺立着一棵粗壮的枫树,也许是擎天一柱,高耸入云而引天妒,遭雷劈折断顶部主干,如此“折磨”反而不失为一种磨炼,催其横向伸出许多枝枝丫丫,茂密的树叶簇拥在一处处,酷似黄山顶上的迎客松,蓊郁别致,我们禁不住多看了几眼,多拍了一会儿照片,它在敞开怀抱欢迎我们吗?我想一定是,因为我们只是这里的匆匆过客,绝不会扰乱破坏一方的宁静、祥和。

 

 

沿着奇河缓缓而行,我们就进了村子。水是生命的源泉,郑氏的先祖是聪慧的,他们在这个远离尘嚣的地方,临河建房,潺潺的流水足以润泽四季,惠泽苍生,房屋多为年代久远的老房,粉墙黛瓦,敞院相连,随处可见堆积得高高的柴垛,处处弥漫着浓烈的乡居气息,河面之上凌空搭建许多简易的石桥或木板桥,方便两岸人家走街串户,互通往来。无论是阳光明媚的晴天,走在逼仄的巷弄,踩在光溜的青石板上,抑或是在一个细雨斜飞的日子,撑一把雨伞,徜徉在水街,驻足在古老的廊桥,任何一个地方,任何一个角度,都是一幅渺远隽永的水墨江南画卷,让人流连忘返。
       

 

 

 奇河宽不过四、五米,水深之处及至人的腰际,浅滩之地恰好淹没双脚,称之为河多少有些牵强,不如说是小溪更为妥切,河水清澈明亮,随处可见鱼游浅底,从容淡定,并不因为我们的到来而惊悚逃逸,成群肥胖的石斑鱼在圆圆的鹅卵石旁尽情展现美丽的花纹,比起那些我叫不出名的鱼儿要雍容高贵的多,引得我们一行许多的摄影爱好者不停地追逐、拍照。

 

 

 

沿着屋前的青石阶梯拾级而下,就来到了河边的埠头,俯身双手就捧掬到一溪清水。在长长光溜的青石板上,一位美丽的村姑正俯身浣纱,成群的鱼儿在水面上不停地追逐漂浮的肥皂泡沫,不时翻卷露出美丽的鱼肚白,轻盈灵动,惹人怜爱。在艳阳的照耀下,成堆的肥皂泡折射出五彩缤纷的世界,静静聆听到轻轻的“啪啪”的声响,一会儿就碎裂了许多,正当你感到遗憾的之际,不一会儿水面上又不知不觉冒出许多泡沫来,绝不会让你失望。

 

 

在村子里穿梭游走,遇到挑粪的老汉,采茶的妇女,玩耍的孩童,见到我们总是一副笑盈盈的面容,山里人的纯朴、善良可不光是挂在脸上看的,无论是溪水中成群的小鱼,还是里门放生鱼池里放养的几十条肥硕的青鱼、鲤鱼,善良的奇岭人总能和它们朝夕相处,和谐与共,其乐融融,去过许多大大小小的河流村庄,但在奇岭,在这条偌小的溪流里能看到如此众多游走的鱼儿,多少给了我超乎的意外,同时内心又收获了一份暖暖的惊喜。

      走进奇岭,就仿佛是进入了世外桃源,很羡慕奇岭人,能够在钟灵毓秀、得天独厚的静谧山间劳作,繁衍生息,游走在这里,我才发现原来时间是可以用来浪费的,在清幽的院落,在古朴的廊桥,在逼仄的巷弄……走走停停,驻足聆听,任时光肆意流淌,心中始终洋溢着一种持久的宁静、祥和。

top>>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共有0人参与评论
18725597025